您的位置:奇書網 > 玄幻魔法 > 圣墟 > 第1425章 地球人讓你三更死,武瘋子又能奈何

第1425章 地球人讓你三更死,武瘋子又能奈何

作品:圣墟 作者:辰東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太武面如土色,這一刻他真的沒有心氣了,連那詭異的無匹的瓦片都爆開,化作一團齏粉,他還怎么抵擋?

    那可是終極殺手锏,這么多年來,他幾乎從未用過,因為關乎甚大,連他師傅那位大能,都曾鄭重告誡,不可妄動!

    此物雖然只有米粒大,可是,卻蘊含著諸天中極致強者的氣息,葬下了至高的秘密。

    而在今天,他決死一戰,以精氣神養煉,居然還是敗了,那粒詭異之物炸開!

    這實在是不可想象之事,在太武看來,理應能夠殺滅敵手才對,足以用之屠掉大教的恐怖殘片居然毀掉了。

    太武嘴角帶著血,悵然而嘆:“人生回頭都有悔,我曾踏破小陰間廢土,視鬼物如糞蟲,殺之如除路邊之雜草,不曾想昔日之土雞瓦狗竟在今日斷我道途,損我天命,悲哉!”

    楚風聽到這種說法,臉上帶著寒意,這不僅是太武當年的霸道心態,也是一貫以來對小陰間的極度蔑視。

    糞蟲,雜草,土雞瓦狗,沒有一句好話,這源自心底的評價,說是俯視遠遠不足以形容那種態度與侮辱。

    “裝什么大尾巴狼!”楚風邁步的瞬間,一掌向前擊去。

    在刺目的光華中,他突破太武的防御,打穿其領域,擊在太武的臉上,當場讓太武斜飛出去,滿臉的血跡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,能量激蕩。

    掌擊天尊臉!

    沒有比這行動更具說服力了,太武的感慨與憤懣都被打斷,遭受這樣的一巴掌讓他灰白的面部瞬間充血,整個人都覺得要炸開了,太過恥辱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太武嘶吼,體內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,戰敗也就罷了,還一而再的被人這樣欺凌與壓制,讓身為天尊的他忍無可忍。

    他深呼一口氣,將一腔的殺氣與憤怒都化作戰意,哪怕知道沒有剩下幾許戰力,也想死磕到底。

    “呵!”楚風表現的相當冷淡,在他的四周,隆隆炸響,自他的肉身附近一道又一道黑色縫隙裂開,蔓延出去。

    這是肉身散發的能量極度強大的結果,也預示著他態度,殺機不加掩飾,他再次不緊不慢的進擊,逼迫太武。

    “師傅!”

    “祖師!”

    天邊一些人大叫,都是太武的弟子徒孫等,滿臉煞白,內心恐懼,那么強大的天尊生物都不是這個少年的對手,實在可怕,讓全派弟子都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沉悶的響聲,太武后退,被一股驚人的能量沖擊的踉蹌倒退,口鼻都在溢血。

    楚風冷漠,面對這注定要死的天尊生物,沒有一絲的手軟與憐憫。

    昔年一戰,實在太慘了,楚風所認識的親朋故友幾乎全被磨滅,被高高在上的太武殘酷的抹殺,一個不剩。

    想到那段歲月,楚風心底最深處至今還在悸動,只剩下他一個人孤單的活了下來,可謂凄涼的獨活。

    為了復仇,他不惜主動進異域,想盡辦法學小六道時光術,吸收不祥的灰色物質,將自己弄的認人不人鬼不鬼。

    最終,他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,自身幾乎渾噩,險些被徹底葬送。

    直到在輪回路上,他以石磨盤碾壓己身,寸寸磨碎血肉,承受世間最難以承受之痛,又借那位守在最后路段上的泥胎之力,這才熬煉掉詭異的灰色物質。

    所有這些,都是為了復仇,不計代價的提升自己。

    現在,楚風終于站在太武面前,打到他咳血,讓他絕望了。

    “太武,讓你直接覆滅,都太便宜你了!”楚風冷聲道。

    他化成一道銀色閃電撲了過去,人王血沸騰,燦爛光華焚燒,炙烤著乾坤,整個人散發著驚人的能量波動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太武被動迎擊,滿身血氣沖天,發絲亂舞,拳印碰撞!

    可他的身體早已被重創,在催動赤蓮時元氣耗到幾乎干涸,現在怎么擋得住氣勢如虹的少年大敵?

    在此時他的眼中,這就是一個少帝!

    咚的一聲,太武被重創飛出去,整條手臂都在痙攣,至于手掌滿是裂痕,在一擊之下就要炸開了。

    楚風的拳印太霸道,宛若要打穿不朽,得證永恒,破滅沿路的一切阻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太武又氣又怒,這一生都太輝煌,所向難遇惡敵,他不僅自身足夠強,而且師門震世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他居然要落幕了,宛若土雞瓦狗般,這般的狼狽,走到最為凄涼的晚年,今天對手肯定不會放過他。

    昔日,一向是他追擊敵手,享受那種“狩獵般”的快感。而現在卻是他這么的不堪,猶若當年被他屠掉的那些對手般,無力阻擋,內心凄涼,披頭散發的倒退,實在可悲。

    但,他絕不會坐以待斃!

    哪怕是死,他也要放出最后的光華,燃燒真身,血戰到底,如此才不辜負他的威名。

    然而,他多想了,所謂的生前威名又算什么?人若是死了,再璀璨的過往也不過是東流水,鏡中凋零的花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太武橫飛,滿身都是裂痕,剛才被楚風一腳踢碎護體光幕,整個人都像是神主打中,險些被抹殺!

    “可悲,可嘆,想我太武縱橫天下一生,居然要這般落幕,太不甘心啊!”他低吼著,眼神如狼般,有怨憤與狠意,而更多的則是憤懣又心涼。

    楚風再次上前,抬手間帶動起無盡的光華,那是一條又一條神鏈在交織,彼此碰撞間錚錚作響,像是道祖的規則,天地的秩序,如金屬鐵鏈橫貫此間,碰撞出火星,真實而可怕。

    任太武用盡能量,所有的感悟齊出,打出目前的最強一擊,一瞬間,異象閃過,虛空生電,金蓮遍地,神魔呼嘯,與他一起向前進攻。

    可是又能怎樣?

    在楚風的周圍,漫天的光華沖霄,他宛若一個不可戰勝的終極者,橫壓而至,猶若諸神的黃昏到來。

    一拳之下,萬法皆破!

    楚風一擊,光華璀璨到極致后,又迅速暗淡下去,壓蓋了一切,宛若染血的夕陽最后的余暉收斂。

    當真是諸神之黃昏,天尊的道途盡頭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太武慘叫,一條手臂都瓦解,成為一片血霧,接著半邊身子都在寸寸斷裂,承受不住楚風的至強一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楚風再次出手,人王場域禁錮一切,將太武束縛,原本正在瓦解的肉身頓時止住,被定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我恨啊,當年為什么沒有斬盡鬼物,除掉所有野草之根,啊啊……”太武大叫,披頭撒發,滿臉的屈辱之色,充滿了絕望。

    “住手,放過我師尊,當年他留下你一命……”太武的一位弟子沖了過來,大聲呼喊。

    楚風面無表情,翻手間,右手宛若一座太古的神山,瞬間遮蓋了蒼穹,這只手太龐大,遮天蔽日,磅礴無邊。

    這是恒王的手段,真正的只手遮天,不僅是形態上,更是規則秩序上,覆蓋了此地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這名弟子不弱,甚至說很強,晉階神王領域能有十數載了,可是在恒王級的能量面前,又算得了什么?他當場消失了,留下一片殷紅色,形神皆殞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太武大吼,滿嘴都是血沫子,眼神森寒,可卻又無可奈何,他阻止不了楚風。

    “當年,是你留我一命?若非我墜入大淵,早已尸骨無存。你這些弟子與你一般,都這種關頭了,還想大義凜然?可笑!這世間終究是靠實力啊。”楚風一巴掌扇在太武的臉膛上,頓時讓被禁錮在人王領域中的他飛了出去,臉膛不成樣子,內部骨頭碎掉,牙齒更是被震落出去十幾顆。

    而后,楚風追逐上,一把攥住太武的脖子,另一只手則大力開抽。

    “啪!啪!啪……”

    楚風不斷出手,一巴掌又一巴掌的糊了上去,全部結結實實的打在太武的臉上,血液四濺。

    太武覺得自己要爆炸了,完全是氣的,整個人都在發抖,這是對方有意留手而沒有殺他,一切都是為了掌擊天尊臉,實在是不加掩飾的羞辱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住手啊!”

    天邊,太武的弟子徒孫中有人喝道,一個個臉上既有恐懼,也有憤怒,還有怨毒,這實在是師門的奇恥大辱。

    太武為一門之主,竟被人這樣打上門來,拎著脖子,當眾暴打,臉膛破開,讓天尊的顏面何存?比殺了還要可怕。

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楚風冷漠一瞥,抬手間,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化作數十里長,而后又迅速蔓延,向著天邊覆蓋過去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這樣輕輕覆蓋下去時,天地劇震,空間被撕裂,剛才開口的弟子門徒如同下餃子般噼里啪啦的墜落,而后又在半空中炸開。

    “你給我住手!”太武怒吼,這些人中不僅有他看重的傳人,還有他的血脈后代,可卻被人當著他的面抹殺。

    “天尊不都是高高在上的生物嗎,自認為淡漠,可以俯視一切,你這樣焦躁作甚?”楚風拎著太武,又道:“現在也不過是讓你稍微體驗一下親故被滅的心情,你就承受不住了?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不愿大開殺戒,更不想故作冷血無情,就這么結束吧!”

    楚風說話間,那只探出去的大手輕輕一震,但凡太武一脈神王領域級的生物全都解體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而其他低階弟子則臉色蒼白,茫然的墜落在地,身體瑟瑟發抖,內心惶恐到極致,全都伏在地上,難以動彈了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同一時間,楚風一擊之下,太武的肉身全面崩潰,大風吹過,血霧散去,只剩下一道暗淡的魂光。

    一代知名的天尊竟要這樣落幕了!

    遠處,親近太武的灰發天尊與金發天尊,從脊背上騰起一股冰涼的寒氣,心都在顫栗,深感惶恐。

    “我的徒弟要死了!”

    億萬里之外,被武瘋子喝止的白發女子,美麗的面孔上,眉心那里浮現一束殷紅的道紋,她通過手中的瓦片感知到部分情況。

    “我不得不出手,要保住太武真靈,送他去走輪回路,帶著記憶轉生!”她終究是沒有忍住,果斷出手了。

    她手中的瓦片發光,光粒子彌漫開來,晶瑩如花雨,看起來并不是多么的璀璨,但是卻能干預到億萬里外的戰場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虛空震顫!

    太武那米粒大的瓦片早已被震成齏粉,可是現在居然在虛空中重聚,所有碎屑組合在一切,要重現出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虛空中傳來那位女大能的縹緲傳音:“誰敢傷我徒兒,留下魂光,我任你離去!”

    “呵,呵呵,哈哈!”

    楚風冷笑,哪怕見到了這種異象,也沒有懼意,而是更進一步下手了。

    并且,他進一步開口,盯著武瘋子,道:“地球人讓你三更死,武瘋子來了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說話間,他輕輕一震,太武的魂光片片碎裂,在瓦解!

    這是在以行動對女大能回應!

    “你敢!”白發女大能震怒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不敢?隔著億萬里,你能奈我何?!”楚風冷笑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推薦閱讀: 全職高手 飛劍問道 英雄聯盟:我的時代 我是至尊 圣墟 帶著超級戰艦回清末 修真妖孽混都市 回到明朝我做主 重生影后:帝國首席,別過來! 塵香住愁
黑龙江时时怎么开奖